四川省什邡市邓冶苑橡胶有限公司 - www.chinasbk.com.cn

大家给他汇款的金额

2020-08-10 02:31

“水心阿姨”说,她后来经人证实才知道,项超利用公益组织的名号,将爱心人士的善款直接汇到了自己的个人账户,然后花掉了。

民警说,目前,对于项超挪用善款买的手机、照相机、笔记本电脑都已被扣押,而他因涉嫌诈骗罪被警方取保候审。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哪知道,一年多后,记者再次听到他的消息,是关于他涉嫌犯罪。巨大的反差,让人措手不及,记者好半天才缓过神来。

项超每次在参加活动时,只出示过“温州市萍姐动物保护中心”的正式证件。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这个民间公益组织的负责人“水心阿姨”,她说,项超是去年10月加入组织的,但他们于3月3日就公开发表了将其除名的公告,声明项超不能再以该中心的名义开展各类活动。

钱江晚报记者又联系上了那所学校的金校长。金校长说,他们是一所山区学校,在这里读书的孩子,年龄跨度从小学到初中都有,“项超确实带来了一些人给我们学校捐学习用品,但他从来不说,哪些东西是他用善款买的,哪些是别人直接带来的。”

项超说,刚开始,他的确是在做公益,和一些爱心人士一起到永嘉县岩坦镇溪下小学助学。为此,他还注册了微信公众号,希望大家多多关注该学校的孩子。活动发起后,温州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。

随后,项超给陈女士的微信里不停发他做公益的照片,还有打着他各种头衔的名片,并一直强调,“我不是骗子。”

另一方面,也有人指出,在温州,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民间公益组织,有一些管理并不完善。

“不是打着任何公益的旗号就可以去做慈善募捐。”昨天,温州市慈善总会秘书长李春芳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任何个人或者单位事实上都没有资格,以公共慈善的名义去组织募捐,“如果温州的民间公益组织能再规范一些,或许就会少一些类似项超的不幸。”

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:前两天,温州的微信朋友里,有网友披露,项超利用微信做公益,并以此为名募集到了一笔善款。网友爆料说,项超挪用了其中的近两万元,买了iphone等私人物品。随后,项超在电话中向钱江晚报记者承认,的确用善款购买了心仪的手机、相机及电脑。

陈女士说,如今看来,项超似乎是有计划地在骗钱,“而这样的行为,让我们都感到很痛心。”

项超坦承,他是起了贪念,为了追求时尚,他花了6000多元买了部苹果6plus手机。为了助学过程中能更好摄影、做视频,他还买了一部佳能单反相机和一台华硕笔记本电脑。

然而,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,拥有一个公共账户,并不是每个公益组织能做到的。

“那时临近过年,经一个一起做公益的朋友介绍,我认识了他。”陈女士说,认识的第一天,项超就给她不停地打来电话,至少有四五个,“他说,他们在做一个公益活动,现在急需买一些文具用品,当天就要钱。”

“之前做的那些事(指反对乱收停车费),受到了社会的关注。还处于青春期的孩子,在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同时,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,最终丢了底线。”一位曾跟项超一起做过公益的人士这样说。

这件事,在当地受到了很大的关注。随后的几天,项超并不排斥采访,对自己做的事十分坦诚。前天,他向公安机关自首。他说,愿意用自己的压岁钱,补上这笔善款。

有一次,他为此和一个乱收费的妇女打了起来。事件经网络曝光后,他在当地成了带有点英雄主义的人物。少年的家人知道这件事后,反对他这么做。之后,他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,说自己“放弃了”。

“这个孩子是个聪明人,在无数次参加活动的过程中,看到了其中的‘漏洞’,并加以利用了。”一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对钱江晚报记者说。

陈女士说,他们有一帮做企业的朋友,有空也一起做公益,几千块钱对他们来说,不算什么大数目,“看到这个孩子这么诚心,我就电话联系了他做慈善的那所学校校长,校长电话里说,这个少年确实在给他们做公益,然后,我就放心地把钱打了过去。”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阿让和“水心阿姨”都表示,他们之所以这样对一个未满18岁的少年,事实上,是在挽回一些爱心,“不能让身边的公益人士因为他的存在,而寒了原本的爱心。”

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拿到了部分向项超个人账户汇款的名单。名单中,大家给他汇款的金额,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。

其中,陈女士给项超汇款的数额最大,有5000元。说起这段经历,陈女士说,“现在回想起来,整个过程,他就是在不停地索捐,让人生疑。”

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早在项超向公安机关自首前,当地派出所已经接到了相关人士的报案,其中包括公益组织的负责人,还有一些是被项超骗了钱的爱心人士。

但在助学过程中,有些热心人主动提出捐钱。不久,就陆续有人把钱汇进来,总共有两万多元,目前这笔钱已被他花光。

一个还不到18岁的孩子,一年多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,导致他的人生发生如此的剧变?

他解释说,有四五千元善款是用在了助学上:他请礼仪公司做了一个公益视频,刻了200来个光盘分给爱心人士,还买了一些学习用品送给了学校。

阿让说,项超在温州的公益圈小有名气,“在项超的名片上印着众多头衔,但绝大部分头衔,是他自己加上去的,并没有得到相关组织认可。”

一些接触过项超的人说,这个孩子因为得不到应有的管教,他很早就不读书,即使在上培训班的时候,也经常缺课。

一年多前,他还只是一个16岁的少年。那时的他,试图凭借个人的力量,制止那些隐藏在温州市区某些角落、“占地为王”式的乱收停车费现象。

话说回来,项超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。如果在他偏离人生轨道的时候,有这么一个人或一个机制,及时地制止了他的行为,这个孩子未必就会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。这也是全社会都需要反思的问题。(钱江晚报)

关于他的故事,钱江晚报早在2013年12月就曾做过详细报道。

实际上,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从小到大,他过得并不幸福。知情人士称,在项超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离异了。

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(目前已成立壹加壹公益联合会)正式登记注册于2008年,是全国首家正式登记注册的民间应急救援组织。这个组织的理事长张炳钩介绍,目前壹加壹共有三个以组织名义开办的账户,所有账目都通过这三个账户走,不通过私人账户。

在这两天的采访中,温州当地一些公益组织联系上钱江晚报记者,称已将少年从公益队伍中除名,并向派出所报了案。随后,项超自首,当地警方以涉嫌诈骗罪对他立案。

阿让(化名)是最早报案的人之一。事业有成的阿让,利用空余时间做慈善。他说,自己跟项超并不算熟,“这样对待一个孩子(指报案),更多的是无奈……他确实做了一些不可被原谅的事。”